小伙4.5万“卖肾”,人体器官黑市买卖如何禁绝?|荔枝时评

文/欧阳晨雨 (作者欧阳晨雨,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,法律学者;本文系荔枝新闻客户端、荔枝网独家约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 谁曾料想,卖肾的地下交易竟然禁而不绝,近日,一个非法买卖肾脏的团伙因媒体报道而进入大众视野。 但令人遗憾的是,如此刑罚并没有

不因追求“零病例”而瞒报漏报,诚实才能打好下半场|荔枝时评

文/徐默 (作者徐默,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,资深评论人;本文系荔枝新闻客户端、荔枝网独家约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 3月30日,出现,甚至疫情在个别地区有反复,是正常现象。就像张文宏医生讲的,大场面都见过了,这种小case不要一惊一乍。没错,最困难的日

考研分数大面积出错,如此“低级错误”是可忍孰不可忍?|荔枝时评

考生提出复查申请后,学校发现问题并主动更改,这种知错就改的精神固然值得肯定,但对相关考生权益产生的影响却很难遽然消除。姑且不说心理上的冲击与波动,频繁与学校、教育主管部门沟通反映情况,就已经耽误了宝贵的调剂、补录时间,考生甚至可能面临无学

别再让消费者坐在车盖上哭泣,就必须增加违法成本|荔枝时评

降低商家的违法成本,只会让市场上产生更多的尔虞我诈。消费者买东西不能只能靠运气,维权不能靠哀求与怜悯。

共1页/4条